以美国次贷危机为导火线的金融海啸数月内袭卷全球。当中国正沉浸在奥运带来的喜庆中仍未回过神来时,这场金融海啸悄悄将中国拖下海水。

本来像笔者这样的文人,并未有资格谈论经济,然而最近无论是高层庙堂,亦或底层市井,无不谈论金融海啸,一向“不务正业”的笔者,不免也学某些名人般舞文弄墨一回,反正纵使某些层面“高压”言论自由,但总不至于“高压”到笔者这种无庆痛痒的“无稽之谈”里来吧?并且笔者也未必会像某些“砖家”那样,大言不惭、无的放矢。言论似乎扯远了,为免遭“高压”,言归“金融海啸”之正传。

首当其冲的就是房市,半年前的中国房市,简直是疯了一样,“炒楼团”都炒到四川的穷乡恶水去了,可见里面暴利之最,那种房价永远涨高,一路唱“炒”,远离普通民众购买力的房价,让多少资本家脑满肠肥,多少平民百姓望楼兴叹?那些百姓手中的土地,被这些资本家们以各种阴谋手段,以低得离谋的价格,官商勾结中弄走,盖起的楼房,百姓们连块砖都摸不上。

房价一路变态似的高涨,财富正以微秒数计的累积到少数资本家手中,马克思早已认证的“经济危机”已经悄悄来临,看这些“炒房团”们还得意到几时?
儿童时代,马克思就教导我们,社会主义国家主张“均富”、“消除两极分化”,这些思想已经深入我们的脑髓,在我们的心灵深处,有着马克思主义的深层的经济哲学的影子,无论环境如何变迁,我们都记得,社会主义的核心任务——消除两极分化。

当今天国家的经济迅速发展,而财富却一天比一天更严重的聚集到少数人的手中时,我们似乎怀疑——这还是社会主义吗?

纵观“金融海啸”袭击房市的整个过程,那种少数人控制多数人生存状态的情况更加突出。今年房市刚刚出现价格下降时,就曾出现过一场闹剧,某所谓的知名学者,大言不惭的说保证房价不会下降,结果这人打了自己的嘴巴,也暴露了资本家的阴谋,无论他们用什么样的阴谋手段,市场经济的公平和公正性必然会惩罚他们。这位所谓知名学者,必定是资本家的工具,显然,资本家们开始运用他们手中的财富力量,开始了他们似乎非常“正当”的干预市场经济的时候了。

市场有其公平公正性,那是自然的力量,如果说“自然界是向前运转”是权威的正统理论,那么笔者便认为“自然界是循环反复,运转不休”才符合天道。世界上周期性的“经济危机”,正以铁般的事实说明着这一切。

市场的自然性在于财富的分配上,当财富过度累积在少数人手中时,市场就会失去平衡,当市场循环运转到某一个点上时,市场便会依照自己的规则对财富进行整合并重新分配,确实,在没有受到强大如“国家”这样的外力干预下,颠覆性的效果对多数的普通民众来说,是有极大的好处的。

第一,市场经济的颠覆性重新整合分配,使得原产品价格上涨,商品价格下降,惠及所有普通民众,因为原产品往往来自普通民众。

第二,使得普通民众也有机会参与或自主自己的生存状态,远的各类民主运动、农民暴动就不说了,最近的美国“草根”总统奥巴马正是这种情况下的产物。

第三,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财富会因为市场的循环整合而重新分配,重新归于市场,并逐步分配到更多人手中。

就拿房价的下降来说,那些掌握大量财富的人的手中,有着大量的房产,而这些房产正是普通民众所迫切需要的,“金融海啸”使房产价格下降,许多普通民众也能买得起房子了。

同时,这些掌握着大量财富的资本家,他们肯定不会甘心将自己已经握有的财富拱手让人,他们各出奇招,叠出奇谋,以某种看似“正大堂皇”的理由或利益攸关为借口,向本应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国家政府施压。

比如:“国家再不救市,我们就断供。”、“国家再不救市,我们就停止建房,让供不应求更激烈,动摇国家根本。”等等之类,这段时间各大由资本家操纵的媒体频频放出这类话题,以为国家是三岁小孩,让这些人吃饱了乱“嗥叫”。

不过有时候也是非常可悲可笑的,本应为大众人群谋利益的国家政府,这个团体里的部分成员,他们正是掌握着大量财富的资本家之一,他们用“自已”向国家纳的税来救“自己的市场”,这样看起来就十分合理了,然而仔细推敲,不难看出其虚伪性:就从这些“税”来看,是不是真的是资本家们纳的,还得慢慢商椎。先看资本家的税是从哪里来的:税←资本家的企业创利←劳工剩余价值。

不错,马克思先生早就告诉了我们,资本家就是最大的榨取了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而敛聚财富的。

那么,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已经养肥了资本家,这时资本家被市场整合了,有什么理由,还要用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所形成的税收去救这些资本家?
由此,我们不难推想出,如果政权过度干预“市场”,最终只会导致“改朝换代”这样更加激烈的方式。

远在“穷乡僻壤”的笔者的族人们,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金融海啸,什么叫经济危机,他们和谐与共,辛勤劳作,自己自足。可见动乱、社会不公等等都是那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为了掠夺资源而引发的,他们在贪婪的掠夺过程中,还不断以他们手中的财富力量,通过以“奴化教育”等手段,最大限度的榨取剩余价值。

前段时间,某些媒体(资本家的附属产物)大肆渲染,歪曲扭曲事实,说什么金融海啸最先受伤的是普通民众。但就笔者所知,在深圳这样的经济特区里,每天倒闭的是资本家的工厂,民众有何损失可言?民众回乡算得上是哪门子损失?这些倒闭的企业中98%的人都是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,他们有田有地,回乡大不了重干本行——耕田种地,他们会有什么损失呢?在工厂里日夜加班,让资本家最大限度的榨取剩余价值,才叫损失、才叫受伤害呢。

况且,大量的返乡民工,他们回去建设自己的家园,这对农村建设是有极大的好处的,金融海啸又对这些民工有什么损失可言?

如果说企业倒闭了,广大民众就接受不了教育、接受不了医疗等等,这只能说明:这个国家政府已经不能代表民众的最根本利益了。

笔者就不信,偌大一个国家,十几亿普通百姓,就是这几家倒闭了的资本家所养活的,或是这几家房产资本家养活的,或是这些股票市场养活的。

现在国家大举兴建民用基础设施,完善教育、医疗、保险等,保证基层的社会稳定,这才是最最明智的救市善举。如果国家真信那些“媒体”所吹虚的那样,去救什么房市、股市,那才是打水漂,那样救活一大群贪得无厌的资本家,只会加剧“两极分化”,让社会矛盾更加激化。这对国家政权毫无益处。

从金融海啸中,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,让房产价格下降吧,让电器价格下降,让黄金价格下降吧,让石油价格下降吧,死不了的。就算死,也是那些资本家,那群贪得无厌的家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