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13日,艳阳当空,热浪迫人,本来大好周末,完全可以赖在床上睡个大懒觉,然后据说洪湖公园的荷花开放了,经不住荷花的强烈诱惑力,不得已,草草爬起床后,带上工具,直奔洪湖公园。 
    很让人气愤的是,我居然走错了方向,“坐212到田贝四路下车后,下一个站就是洪湖公园”,网上查询时的路线是这么走的,可是当我在田贝四路下车时,茫然四顾,居然没有发现洪湖公园的影子,我心里一惊慌,便胡乱的走。心中有愧,也不敢问路人。这么一乱走,便走了不少冤枉路,那个冤枉劲,弄得我极不痛快。大热的太阳照得我更是极不开心,我心里狠狠的咒骂太阳,但我的汗仍然毫无顾忌的往外冒,我像一只在烈日底下挣扎的小鱼,任烈日暴晒,掩掩一息。 
    居然皇不负苦心人,在胡乱撞了半个小时之后,我找到洪湖公园的门口,我大喜过望。 
    公园里的荷花真的开了,只是一眼望过去,并不觉得荷花的漂亮,相反,感觉寥寥。但是,当我用DV仔细拍摄了从绿叶丛里偷偷升出来的一朵荷花之后,我彻底改变了寥寥的看法。 
     


    看,这就是荷花,粉嫩、鲜艳、出尘、脱俗,不论用哪一种赞美的词语,你也不会觉得太过,这就是荷花。一眼看过去,一大片你不会觉得好看,然而,光仔细的看一朵时,变会觉得荷花涵盖了花的美丽的全部。 
    这就叫清高。难怪古代的诗人会用荷花自喻清高,孤芳自赏,独傲群伦。此时,“可远观不可亵玩”、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等等词汇得到了非常圆满的验证。 
    一大片荷塘,一大片人群,一朵荷花,一个周末,一个我理解的会心微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