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蝴蝶

台湾 陈启佑

那时候刚好下着雨,柏油路面湿冷冷的,还闪烁着青、黄、红颜色的灯火。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,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。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在南部的母亲的信。

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。我默默点头,把信交给她。

“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哪。”她微笑着说,一面撑起伞,准备过马路去帮我寄信。从她伞骨滑下来的小雨点溅在我眼镜玻璃上。

随着一阵拔尖的刹车声,樱子的一生轻轻地飞了起来,缓缓地,飘落在湿冷的街面,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。

虽然是春天,好像已是深秋了。

她只是过马路去帮我寄信。这简单的动作,却要叫我终身难忘了。我缓缓睁开眼,茫然站在骑楼下,眼里裹着滚烫的泪水。街上所有的车子都停了下来,人潮涌向马路中央。没有人知道那躺在街面的,就是我的蝴蝶。这时她只离我五公尺,竟是那么遥远。更大的雨点溅在我的眼镜上,溅到我的生命里来。

为什么呢?只带一把雨伞?

然而我又看到樱子穿着白色的风衣,撑着伞,静静地过马路了。她是要帮我寄信的,那,那是一封写给在南部的母亲的信,我茫然站在骑楼下,我又看到永远的樱子走到街心。其实雨下得并不大,却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。而那封信是这样写的,年轻的樱子知不知道呢?

妈:我打算在下个月和樱子结婚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非常庆幸,在浩瀚如烟海的网络世界里面,终于被我把这篇文章找了出来,它是我小学或者是初中时代偶尔在某本课外书上看到过,当时它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投下了不可抹灭的深刻记忆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心中始终无法忘记风雨中的那朵美丽的蝴蝶,那种隐隐的心痛,尽然这么隽永的刻在我的心上,使我的人生和性格变得多愁善感,可以想见这篇文章的魅力是多么令人刻骨铭心。

文中短短的几百字,给我们呈现了作者内心的深深的爱和痛,最后那句“妈,我打算在下个月和樱子结婚”,让人读之掉泪。作者柔婉的淡淡叙述,透着一股强烈的哀伤,那种悲情,让文字展现出一片凄艳之美。

年轻的热情的樱子在新婚前夕如蝴蝶般陨落了,令人唏嘘不已。这种娓娓道来的叙述,将悲情推到了顶峰。作者用细腻的笔调将失去恋人之后真挚、柔婉的悲情表达得缠绵而美丽,它象一根丝线紧紧地牵住了读者的心,产生了回味无穷的艺术效果。

从少年懵懂到青春狂放,再届而立之年,再遇此文,我恍然:这些年来,我在生活中寻寻觅觅的,正是那活泼热情的“樱子”,以及那淡淡的忧伤。